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leisha | 8th Nov 2010 | 一般 | (18 Reads)

1.我喜歡用文字來紀念那些讓人難以忘記的時光,以便有一天,我再也拿不起當初那支筆了,甚至我都老得不能再回憶了,然後打開它,像看電視劇一樣地看著自己曾經的生活。

  2.我常覺得自己是有病的。一瓣傷花一樣地溺死在自己憂傷的河水裏。那條河水永遠豐沛,我永遠病蔫蔫地重複著日升月沉。

  3.我們總是在夢想剛剛碎掉的日子裏,掙扎著說我們以後所要的自由,不再要的顛沛流離。可時光轉了又轉,我們沉默著踏上繼續的旅程。

  4.我們總是說著,這是我們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可一年後的今天,我們又不得不背起雙肩包朝那個一度禁錮了我們自由的地方頭也不回地走過去。誰是那個最最堅決的孩子,不曾為外界而活著?

  5.小超曾說,當我們高三的時候,我們總是對高四的學生表示不以為然的冷漠和嘲諷,而當我們高四的時候,一瞬間做了那個我們曾一度不齒的角色,低下頭很沉默。

  6.我總是在自己最最落寞的時候,想起時光殘酷的荏苒;我總是在時光最最荏苒的時候,想起自己龐大的落寞。

  7.有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在路邊在街角在天涯淪落的乞丐。我不乞吃,不乞喝,只乞溫暖和愛。而很多次,我熱情的雙手伸出去,渴盼的目光傳出來,收到的卻往往是令人沮喪的憂傷和死死的絕望。

  8.我覺得擦肩而過其實是一種很安全的狀態,雖然也許會錯失很多機緣,但起碼不會受傷害。

  9.有時候我就想,友情其實是一場華麗而龐大的自慰。我們太害怕疏離,所以當我們經歷分別後的陣痛,就想著拿件東西來止痛。而友情,給我們設置了多少華美的幻想。

  10.朋友,我想他們應當是離我最近同我一起經受風雨的人。可為什麼,很多那些一旦被我稱之為朋友的人,他們往往早已散落在天涯?

  11.我是個極端矛盾的人。機遇來臨的時候,我會不假思索地狠狠扔掉,機遇走掉了,我便開始對過往表現出最最深刻的緬懷。

  12.以前,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是個灑脫的人。無拘無束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可最終我沒能做成。我甚至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由著別人的眼光來左右。

  13.我是個會被夢想縛住腳步的孩子。我總是試圖以一種平靜的狀態來迎候繁華的夢想,可這種夢想,繁華到眩暈了我原本平靜的狀態。

  14.我常想這個世界上很多的人都在變得虛榮,只有自己最淳樸,而我卻喜歡上了上海——這座只有愛慕虛榮的人才會喜歡的城市。

  15.我經常有這樣一種感覺,就是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忽然間變得緊張,變得手足無措。這個世界帶給了我太多的喧囂,讓我如此迫切地渴望寧靜,渴望獨守一處。

16.我喜歡一切純樸善良的孩子。

  楠楠每次寫來的信總會讓我感動得講不出任何感激的話。第一次他的信上寫過這樣一句話,他說,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再要我這個朋友了。那是我們高中畢業分開後的第一次通信。

  小超是個很特別的人。他有煩惱從來不對別人講,並且總是獨自一人穿行在校園大大小小的角落裏。他從不願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他什麼都能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思想上的役使。

  斌是個有很大本領的人。他做什麼似乎都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他可以在世俗與高雅兩個層面上同時順暢地行事。他有著我無法企及的高度。

  17.你說,你看著我幸福你就會幸福,你說,你看見我難過你就不會再高興。可是為什麼,我最好的朋友,在我們分開的時候,你明明看見我眼中晶瑩的淚,可偏偏要笑著說,後會有期,不必難過?

  18.我曾經以為自己在你的鼓勵下就可以很堅強地走下去,可後來我發現不是。我們就好像連體的嬰兒,你走了,我甚至就不能再存活。

  19.你們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你們點燃了我曾一度沉睡的青春。於是,在那些離開後的冬天黑暗的日子裏,我是那麼那麼地希望,希望視窗射進一絲月光,就像我對你的思念,細小卻銳利。

  20.我從來都懼怕著成長,因為成長被很多人扭曲了原來的樣子,變得矯飾,做作,不自由,所以很多時候的我,都寧願是一副淳樸的孩童模樣。

  21.我在青春的日子裏終日做著籌畫青春的事情,而當某一天終於弄明白後,青春卻早已不在了。

  22.我希望在我的18歲即將結束的時候,祝福我在19歲,以及之後很長的一段時光裏,能夠安靜而滿足地生活。

 

 

ugg boots|laptop bag|Non-woven Bag

ugg boots|laptop bag|Non-woven Bag